计数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计数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假包公和含冤鬼-【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9:53:13 阅读: 来源:计数器厂家

有一年,黄梅县有个戏班子到武昌搭台。这个戏班子在鄂东一带颇有些名气,因此每场都是座无虚席。

这天晚上唱的是《夜审》,武昌知府也带着坐在前排观看。

却说那饰演包公的端坐公堂,帷幕徐徐拉开,另一个戏子,一个抱着盆子从后台闯了出来,跪在他面前,口喊“冤枉!”

包公座上问道:“有何冤枉?诉上来!”

话音刚落,狭窄的戏台上忽然哗哗作响,道具都剧烈地摇晃起来,猛然间,一股旋风,呼啸着在戏台上团团乱转,几乎把戏台都掀翻了。

包公只觉得浑身一颤,又隐隐地听到风中裹夹着悲泣之声,心里正自惊诧,不知何故。忽见一人披头散发,身着血衣从旋风中走到他面前跪下,哭诉道:“小鬼含冤地府,于今廿载,九泉之下,不安,叩请青天大替我伸冤雪恨。”

包公一听是鬼,吓得脸色骤变,“妈呀”一声,转身就跑。心里叫苦不迭道:“今天是怎么搞的?审阴间,审出真鬼来了!”

台下观众没有看见旋风,也看不,坐在那儿正看得来劲,却见包公呆坐在那里不说话了。心里暗自嘀咕:唱本上没有这段戏文哪,这是怎么回事呢?正犯糊涂哩,包公爬起身逃到后台去了。观众不知何故,等了一会,也不见包公出场,乱哄哄地吵闹起来,纷纷要求退票。

却说知府好不容易才抽出闲暇,带了夫人出来看戏,谁知才看了个开头,就不演了。快快不乐地回到府衙,心里仍郁闷难消。于是派人去把扮演包公的戏子叫来,问道:“你今天是怎么啦?刚一上台又跑回去了。”

戏子便把所见所闻,一五一十地呈诉了一遍。

知府听了说道:“有这种怪事?看来这个地方一定藏有冤情。”

戏子道:“我为人光明磊落,一生从没做过伤天害理、谋财害命的亏心事,就是有天大的冤情也不该找到我头上来呀。”

知府道:“传闻包公日能断阳,夜能审阴,两袖清风,如神。这冤鬼含冤地府,死不眼目,如今听得包公到来,就找上门来了。”

戏子道:“可我只是一个戏子而已,又不是真包公。”

知府道:“你身着相服,画的是包公像,说的是包公话,他是把你当成真包公了。”

戏子害怕道:“我这人素来胆小,走夜路都提心吊胆的,看来还是不扮演包公算了。”

知府道:“你不要怕,他只是找你申冤,不会害你。你现在回去,仍如原来的装束上台继续演戏,他若再来,你就把他带到府衙来。”

戏子听了,略为宽心。于是回到戏台再行化妆,扮成包公,登场演戏。不一会,含冤鬼果然出现在台上,跪在他面前喊冤。

戏子说:“我是演戏的假包公,你有,让我带你到府衙,求知府老爷为你申冤如何?”

鬼点了点头。

戏子又说:“那好,你快起来,跟我一路到府衙去。”

鬼于是站起身,跟在戏子身后,一路来到府衙。

知府早已在府衙等候,忽听外班衙役寨道:“戏子带了冤魂来到。”

知府盼咐立刻点鼓升堂,入了公座,便叫:“带戏子。”应役之人接声喊道:“带戏子--”

戏子早已伫立门外,听见喊声,回头对含冤鬼说道:“老爷叫进去哩。”

鬼站在那里不动。

戏子诧异道:“你随我来府衙诉冤,为何又不进去呢?”

含冤鬼说道:“只因门前有两个石守着,冤魂不敢进去。”

戏子听了,只得自个儿上了公堂,跪在一旁。

知府问道:“戏子,冤魂来了么?”

“来了。”

“为何不带他进来呢?”

“他说门前有石狮子守着,不敢进来。”

知府听了,便叫两个衙役拿了一大块黑布,去把石狮蒙住。

戏子回头见鬼还站在那里不动,便问道:“你现在可以进去了吧?”

鬼说:“我还是不敢进去。”

戏子说:“这又为何?”

鬼说:“堂上那块‘明镜高悬’的牌子,我看了害怕。”

戏子无奈,只好又来到大堂,对知府如实讲了。知府又叫衙役把牌子取了下来,拿到后堂藏起,回头对戏子说:“你现在去带他进来吧。”

戏子出来对鬼说:“你现在可以进妻了吧?”

鬼说:“可以了。”

戏子说:“那好,请随我来吧。”于是领了冤鬼,又来到公堂跪下。

知府问道:“冤鬼进来了吗?”

戏子叩头道:“来了。”

知府四周看了遍,不见鬼的,便叫道:“含冤鬼。”

不想堂上答应道:“有呀。”

知府问道:“有何冤枉?诉上来!” 含冤鬼便把自己姓甚名谁,家住哪里,作何营生,又是怎么遇害,滔滔不绝地说了一遍,清清楚楚,有理有据,听得两旁衙役都叹息不止。

知府听罢,又问道:“你可知道那害你的人姓甚名谁,家住何处?”

鬼答:“其时夜色昏暗,不曾看清面貌,只知那人是一个犁田的汉子。”

知府想了想,便吩咐由冤鬼带路,亲自带着差人、戏子一道去他出事的地点查看。来到城郊溜沙坡,戏子突然说,含冤鬼钻到土里不见了。知府纵目观看,见这里杂草丛生,旁边一块水田,稻谷飘香,丰收在望,怎么看也看不出有半点谋财害命的迹象。遂问戏子道:“那冤鬼真是在这里的吗?”

戏子指了指那块长有杂草的坡地,说道:“我看见他走到这里,往土里一钻,就不见踪影了。”

知府于是命人扯去杂草,挖开泥土,挖至二三尺深,果见地下埋有一具尸首,颜面宛如活人,一点不曾腐烂。戏子一看,与那穿着血衣的冤鬼长得一模一样。知府大喜,便派人前去查访,得知这块土地是王家的。传王财主问话,王财主说道:“这块土地是我家的不假,可那块水田二十年前就租出去了。”

知府问道:“租给何人了?”

王财主说:“就是本地的一个长年,名叫狗儿的。”

知府听罢此话,吩咐两个衙役将王财主暂且押回府衙,听候发落。随即传令将狗儿拿来。不多时,狗儿传到,知府凝目一看,见此人满睑横肉,贼眉鼠眼,便知非之辈。又见他一眼瞧见地上横放的尸首时,神色的样子,心里便明白了八九。

知府间道:“狗儿,为何谋死此人?从实招来。”

狗儿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并无此事呀,老爷。”

知府喝道:“你这大胆奴才,如今冤鬼已前来,指证你谋财害命,现有尸首在此铁证,你还敢在本县面前支吾吗?左右,给我押回府衙,大刑侍候!”

狗儿听了,吓得目瞪口呆,面无血色。心里想道:真是天意啊!当年我在这里犁田,见天色已晚,正准备扛着犁头,忽见一人匆匆忙忙地赶路至此,肩上的包袱沉甸甸的,便见财起意,下了歹心,将他杀了,埋入地下,又抢了他的。当时夜色昏沉,决没有别人知晓,如今冤鬼出来告状,看来是在劫难逃了。唉,事已至此,还是招了吧,免得皮肉受苦。想到这里,他双膝一软,跪在地上,连连叩首道:“狗儿愿招,愿招。”便将杀死过路客,图谋银子的经过从头到尾地说了一遍。

知府叫人录了口供,又叫狗儿画了押。过了不久,便将狗儿开刀问斩了。

从那以后,戏子再也不敢扮演包公登台唱戏了。

解说盼宝宝助孕中心

呼和浩特荨麻疹哪个医院治的好

吉林省三代试管不错的医院

新乡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手术治疗早泄要慎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