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数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计数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2015巴黎时装周川久保玲击溃虚伪矫饰故作天真-【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2:48:24 阅读: 来源:计数器厂家

巴黎-威斯汀酒店的舞厅富丽堂皇,炫人耳目,随处可见密集的人体模型和霜花装饰,墙上豪华的彩绘,天花板上的水晶灯泛着微光。毫无疑问,这就是2015年秋季新品时装设计师们选来欢迎客人的地方,身着白色西服的服务生会托着白银托盘为客人们奉上香槟。为什么,非常谢谢!

但是就Undercover的设计师高桥盾(Jun Takahashi)所设计的服装而言,并没有传统的高贵感。它们反常、奇怪,还有一点违逆。有涨得超大的棒球夹克衫,包裹着人体像一个豪华版蚕茧,有用不规则雪纺层组成的半透明超长白衬衫,背后还印有巨型花卉图案。

他用一层烟灰色的缎子包裹模特的身躯,在此之下则是一条扬起的深红色丝绒裙。其他的帆布裙身上被印上了带有黄褐色油画纹理的文艺复兴时期面孔。

像高桥盾这样的设计师,素以爱挑战著称,就连最基本的服装元素都不放过。他会质疑到底什么是燕尾服?是不是一定要穿西裤和夹克,抑或可以是从细羊毛绉裁下的黑色连衣裤,搭配上白色的褶皱紧身上衣?这难道不是跟亮领夹克衫一样正式吗?

大多数人并不希望他们的时尚太具挑战性。相比一件能赚取大量回头率的衣服,更多女性宁可要一件能让他们感觉到舒适,值当和恰到好处的衣服。这种心理在一些我们认为成文和不成文的规定都应该坚持的大多数正式场合下,并没有表现得非常明显。

高桥盾在最传统的空间里展现了他完全不传统的作品。这样一来,他便扩充了我们的承受力。他的秋季作品体现了对无规则的坚持。然而,它又是精致的。为此,怎能不用香槟庆贺呢?

时尚规则是人们订单需求的体现。风格规章在颠覆,社会规范在改变,时尚领军者落到中间地位,而新人们还有出线的空间。

上周末,设计师渡边淳弥(Junya Watanabe)和海德&'8226;艾克曼(Haider Ackermann)也在文化假设方面进行了削弱。但是没有人像Comme des Garcons的川久保玲(Rei Kawakubo)一样机智和逆向操作。渡边的设计作品是一次耀眼的技术展。他利用裤褶、剪裁和折痕打造出具有丰富层次感的裙子与夹克,它们可伸可缩如同弹簧一样。在他的作品中,精巧的三维蛋箱褶展现了衣服饱满的外观,而且并没有使它们看起来太松软。那些黑白底色的衣服,用紫色与红色进行间隔,当然如果这些线条和角度被弯曲掉就会变“漂亮”。而正好相反,它们冷艳,却同样引人注目。

渡边创造了他独有的带有联锁回路的蕾丝图案,仿佛在这些圈圈里面,数学算法已经失效。所导致的结果就是,这些服装如同最高端奢华的手工刺绣一般微妙而复杂。

艾克曼可以将情感转移到服装中。他的时装秀是一篇看得见的诗篇,在低吟浅唱。年轻女郎穿着黑色百褶裙,裙子沿臀部扣成一定角度,顺着天梯走下。短粗花呢夹克挂在背上,仿佛着此衣者已冻结在中途。现场还出现了褶皱密集的迷你百褶裙,搭配黑色皮质打底裤和低档缩脚裤。不必多说也知道,艾克曼讲述了对禁欲主义的反叛的故事:妇女默默地用勇气和独立规划自己的道路。

如果服装的定义是用T恤和牛仔裤来衡量的话,川久保玲的服装看起来不像服装。她的服装是具有保护作用的,发人深省的,美丽的和可变换的。而在今秋,它们将感动你我。

她的展示以悲伤的音效开场。第一位模特穿着蓬松的白色球体服装出现。如果一位女性可以隐匿在积云中,应该多多少少就像这位模特一样,她几乎不着地,看起来就应该是飘在T台上的。

其他模特则几乎是埋在了黑色蕾丝的骨骼里。一个接一个,穿着黑色或白色的女士走上台前。她们身体的轮廓隐藏在用坚固的蕾丝塑造的圆顶和笼子里。让人们无法判断这些女性是被保护着还是被囚禁着。也许,两者皆有。

随着模特来回沿T台走动,她们彼此不碰撞几乎就不能通过。所以她们会侧身,四目相对,然后默默地继续前行。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就是天使与魔鬼之间的互动,欢乐和悲伤之间的交互。那些已经离去的和那些留给悲伤的事情,不得不提那些让法国陷入巨变,让世界为之震惊的恐怖主义、谋杀和死亡。悲伤的气息集结在川久保玲的设计中。但它依然那么美。

设计师不喜欢解释,但她通过发言人转述了她对探索“如何让分离的痛苦更美丽”的渴望。接近尾声的一幕,模特们隐匿在堆积如山的黑色蕾丝背后,它们象征着难以承受的悲伤负担。塞进圆花饰和褶皱,人们清晰辨认出设计中的儿童服装。这里是一个婴儿对一次洗礼仪式或第一件生日礼服的短暂人生记忆。这些简单而惊人的蕾丝和薄纱,麻痹了悲伤。

随着最后一位模特离开舞台,耀眼的灯光也渐渐散去。天桥已落幕。但美好的回忆将铭记于心。

651橡胶止水带

室外厚型钢结构防火涂料

消毒产品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