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数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计数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同比募资额增长近5倍人民币基金大泡泡

发布时间:2020-02-11 04:47:43 阅读: 来源:计数器厂家

“国内人民币私募股权基金(Private Equity,以下简称PE)的募集就像最近北京的天气一样,令人难以琢磨”,富邦汇金董事总经理郝泳九这样淡淡地说道,最近他正在考虑是否要接受朋友的邀请,去募集一支50亿人民币的基金。

据私募股权投资研究机构EZ Capital的统计,2008年前5个月共有15支人民币基金成立,涉及金额146.1亿元人民币。同期募集的外币基金为13支。

而根据Chinaventure去年的研究报告加总显示,去年前半年人民币基金募集金额共约30亿人民币左右,今年同期金额增长近5倍。

让他困惑的,是“一群此前和PE毫不搭界的人”,能把基金做好么?不久前某家会展公司的老总也募集了一支10亿元人民币的基金,尽管是否投资取决于出资人,这家会展公司也不收取基金管理费用,“只是分享投资退出后的收益分成”。但郝泳九还是觉得这事不靠谱,“从会展到PE,差别太大了”。

在他说这话时,在北京城的东南角,IDGVC的熊晓鸽也认为,“一窝蜂都去做PE”不够理性。

启明创投创始合伙人邝子平则认为,这种情况可能会使人民币PE基金面临“互联网泡沫”破灭后的状况:“大量的基金不见了”。即使是“幸存下来”基金,“启明美国LP们提供的统计数据,1997年是美国整个VC行业平均回报率还过得去的最后一年;1998年之后所有基金的回报都非常差”。

人民币基金加速

因为外部宏观经济原因与原有的退出高额回报诱惑,企业资金、二级市场撤出资金与原有美元基金管理团队、新加入的管理人等一道,成为人民币基金成立加速的推力。

6月初,温州中小企业协会会长周德文在公开场合表示,温州有将近20%的中小企业处于停工停产状态。其背后是中国贸易结构的逐步调整,人民币升值压力,以及包括原材料、劳动力、土地等生产因素价格的提高。从实体经济部门流出的这部分资金,将流向何方?

“资本的特性是逐利,”周德文说,温州6000亿的民间资本下一个关注的方向就是PE领域。创业板的即将推出成了重要的触媒。在这个过程中,“做人民币PE相对简单。”信中利资本董事长汪潮涌认为,理由是资金进去时这类“拟上市企业”已经盈利,要谈的就是价格,这中间的通道是非常透明的。而且等待期限也相对短,投完以后一年、一年半就可以上市,12个月锁定期之后就能退出。“期间,很多不是PE的PE机构运作地很好。”

但在赚钱之外,卞华舵认为“中国的部分企业家已经到了由实业投资向资本投资转变的阶段”,杉杉股份前董事长郑永刚就认定自己是投资家而非企业家。2007年年初,包括远东控股、中国雨润等在内的江苏顶级民企组建了世华联合基金,由中科招商托管。一位PE业内人士分析,实现“产业和金融”两条腿走路,对中国绝大多数以传统制造业起家的企业来说,是“实现产业升级”的捷径。

尽管很多外币基金的管理人对人民币基金大量出现心有忧虑,却也都纷纷加入这股潮流,因为“谁也不傻”。

国家对某些行业有外资准入政策,据一家欧洲背景的PE机构人士透露,目前即使是中外合作的人民币基金,相关部门也仍然认定为“外资基金”。这意味着对外资设限的行业,只有“纯种”人民币基金才能进去。10号文又在其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执掌盛大风云基金的朱海发说,他接触到的企业90%都选择人民币。由于红筹结构受限,外币资金注入企业要经过外管局的审批,漫长的等待时间使得很多企业弃外币基金转投人民币怀抱。很多外币基金都有被“挖角”的经历。

全球性投资市场的不景气,也使得资金向PE领域汇集。西安达刚路面设备公司是一家Pre-IPO企业,该企业最近刚刚和一家来自深圳的投资机构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而据了解,深圳这家投资机构最初是二级市场投资的私募基金。

供大于求?此础上求?加速成因是‘聪明钱’,而真正需要解决的是扶持外币基金大供大于求?

然而,过多的资金对项目追逐的后果在过去已经表现得非常明显,在激烈竞争下一些PE机构以高估值投下的企业现在面临着窘境,而更多的资金则要么降低标准,要么无处下手。

郝泳九之所以对直接做PE心存顾虑,“现在好项目太难找了。”富邦汇金自比是为PE机构这些挖金矿的人“提供水和服务的”。

现任东方富海董事长的陈玮认为,人民币基金是“总量不足,局部过热”。太多的钱盯着“有上市机会”的企业,使得投资项目进入成本就会增加,而基金获利的机会相对减少。但同时,“规模超过10亿元的基金又少之又少”。陈玮说这是需要规模化的行业,“投10个企业,谁也不知道会有哪几个会成功”。

对众多人民币PE争抢的拟上市资源,一家香港PE机构的人士描述为,“盘子里的肉就那么多”,而越来越多资金盯着这盘肉据清科集团公布的数据,2008年第二季度总共有38支新的VC基金完成募集,其中本土机构新设基金31支,共募集到11.82亿美元的资金。而在此之前,本土创投单季募集的资金量从未超过10亿美元的高度。这或许只是冰山一角,据估算仅在浙江,目前有200家左右不同类型的PE机构。

中星基金总经理李思川接触过的很多江浙资金,“就都盯着企业上市前的增发机会,”他说,有时候投资成本高得不可思议。一家中介机构人士说,去年未实行询价制前,同洲电子的定向增发价是2块多。而今年到了三一重工定向增发时,“我们认为28块的价格已经是底线,但有些资金最后是以40块的价格进去的,结果全线套牢。”

横店资本总裁曾鸣说,“好项目的投资风险太大。”在资金相对过剩的情况下,好项目就有了很高的议价能力。“我们不投的那些项目,还是会有别的PE进去。”业内另外一家人民币PE人士说,他们去年看过内蒙一家传统制造业企业,“当时谈的市盈率是8倍”,他们最终没有投,“这家企业所处行业上市时会受到限制,而且企业本身在发展早期有些很难解决的问题”。最近另一家PE进去了,市盈率12倍。“这家机构在国内属于数得着的。”上述PE机构人士说。

目前有些所谓的PE机构,通过关系寻找到一些拟上市资源,“他们会买下其中的一部分股权,然后加价再卖给其他投资机构”,赚取差价。信中利资本总经理汪潮涌近日在第四届中国投融资发展高层论坛上指出,PE腐败已经成了这个领域里的一个新名词。

郝泳九知道这是一个“很专业”的领域,光靠关系是做不长的。即使是那些真正做PE的机构,也面临着问题。“首先是出资人总是想参与到管理中来”,这种中国特色,使得一些国内管理公司“变形”。据了解,江浙一代10多家企业成立的一个人民币基金管理公司,“由于无法调和各个出资人之间的利益关系”,最终变成了一个松散的投资联盟。有项目时,联盟中的投资人各自作出投或者不投的决策。“基金管理层很难做,投资效率和速度也大打折扣。”上述基金公司人士很无奈。

“做直接投资有自己的操作规则和运作规律,这需要时间去积累。”崇德基金中国区首席代表陈敏说。在市场热的时候,“重要的工作是练好内功”,此前联想投资CEO朱立南以及深圳创新投总裁李万寿在接受本报采访时都如是表示。但现实是,不断扩大的市场容量对投资的操作者需求量大大增加,中国市场上并没有那么多成熟的投资人,同时对投资流程的控制也降低了。业内人士说,“现在无论谁都有一夜暴富的心理。”

这种状况下,曾鸣和横店集团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尽管看了不少项目,但最后投的一个也没有”。这并非孤证。北京一家PE机构人士也说,看的项目“大多数都很烂”。而在上海驻扎的一家国际级审计机构人士透露,目前他们退回去了好几个拟上市审计项目,“有很严重的财务造假问题”。而这些企业的背后都有国际PE基金的影子,“都是一流的基金”。

IDGVC熊晓鸽等在内的业内大佬都说,“做投资的,切忌头脑发热。”中国这个领域还没有走过一个周期。在国内摸爬滚打了10多年的一家外币基金管理人也认为,“现在人民币基金说的太多了”。事实上他们这样的管理机构,“对如何管理好人民币基金还毫无头绪”。“未来三五年内,如果资本市场持续性走冷,将会有1/3的机构死掉。”曾鸣说,就像当年互联网泡沫之后那样,追逐创业板无果的投资机构最后关闭一样。

因此,人民币基金这一国内新兴的领域无疑面临着多重的难题,“显然并不是手头有钱的PE就能有好的回报,未来的分化是显而易见的”,一位PE机构人士称。

中山代理记账收费

工商税务办理

深圳筹划税务网

广州代理记账服务

广州注册公司需要什么资料

广州筹划税务中介

深圳代理记账注册

深圳注册公司费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