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数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计数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拉美左翼政党受挫但未终结

发布时间:2020-07-13 10:48:36 阅读: 来源:计数器厂家

1999年2月2日查韦斯通过选举获胜就任委内瑞拉总统。随后,拉美一系列国家的左翼政党在大选中获胜,使左翼或中左翼政党掌权的拉美国家达到十多个。以此为标志,拉美左翼力量出现群体性崛起,影响力快速提升。

但是,近一个多月以来,拉美举行的两场令人瞩目的选举,引起了人们对拉美左翼优势地位的担忧。一场是2015年11月22日在拉美第三大经济体阿根廷举行的第二轮总统选举,中右翼“变革”竞选联盟候选人、“共和国方案”党领袖马克里以3%的微弱优势,战胜了在第一轮中得票领先的左翼执政联盟胜利阵线候选人肖利,当选为阿根廷新总统。12月10日马克里正式就任,从而结束了正义党左翼领导人基什内尔和他的妻子费尔南德斯连续12年的左翼政府。12月6日,拉美石油大国委内瑞拉举行5年一次的国会选举,右翼反对派联盟“民主团结平台”赢得三分之二以上的议席,在167议席中获112席,执政党统一社会主义党仅仅取得55席,由此促使委内瑞拉出现了左翼总统及其政府与右翼掌控的国会对立的局面。

同时,巴西左翼政党劳工党执政地位也受到削弱。劳工党在拉美第一大国巴西执政已13年。然而自2015年1月1日罗塞夫再次就任总统以来,民众的抗议浪潮接连不断,罗塞夫的民调支持率一度低至8%。与劳工党联合执政的巴西民主运动党成员的巴西众议院议长库尼亚,却成为决心要弹劾罗塞夫总统的主要对手。12月8日,巴西民主运动党人、副总统米歇尔·特梅尔在媒体公布一封公开信,对罗塞夫表达不满,被外界视作他与罗塞夫划清界限的前奏。

有评论认为,左翼政党在阿根廷、委内瑞拉选举中的失利和巴西劳工党执政地位的动摇,正在对其他拉美左翼政府和政党产生不利的影响,甚至标志着拉美左翼政党步入低潮。

拉美左翼政党受挫的多重原因

当前拉美左翼政党受挫有着深刻的国内外原因。其一,从经济基础来看,受到近年来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国际市场上原油和初级产品价格大幅度下跌,使得以初级产品出口为主的、包括左翼执政国家在内的拉美多数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普遍放慢。2014年拉美经济增长率只有1.1%,2015年增长率为负0.4%。巴西2014年只增长0.1%,2015年降为负3.5%。委内瑞拉经济形势更为恶化,2014年增长率为负4%,2015年为负7.1%。厄瓜多尔2014年经济增长率为3.7%,2015年降为0.4%。在经济下行压力下,为保持宏观经济稳定,拉美左翼政府不得不采取一系列紧缩措施,压缩公共开支,减少社会开支。这就导致部分已经脱贫成为中产阶级的民众重新面临陷入贫困的危险,致使国内民众抗议不断。经济上的困境与拉美左翼政府没有及时调整单一的经济结构和经济政策密切相关,再加上有些经济政策过于偏激,如对一些非关键部门的工商企业实施国有化等,不当地打击了私人工商业主的积极性。

其二,从思想和组织状况来看,拉美左翼政党多由工会组织、社会运动等发展而来,成分复杂,派别林立,组织涣散。由于思想和组织建设滞后,左翼政党上台执政后,政府普遍缺乏强有力的执政党作为后盾,而党内精英几乎悉数进入政府任职,对党的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重视不够,影响了党的领导、组织和社会动员能力。拉美左翼政党往往是高举反腐旗帜,通过竞选获胜而上台执政的。但在执政后,由于社会地位的改变和党内监督不力,一些左翼政党和政府在不同程度上出现了贪污腐败现象。2005年巴西“大型月费案”曝光。2014年底和2015年初,又爆发了巴西国有石油公司丑闻,涉案金额达数十亿美元。这两大丑闻都涉及劳工党一些主要领导人,致使民众抗议浪潮接连不断。同样由于官员腐败、任人唯亲等原因,委内瑞拉、阿根廷、智利和玻利维亚等国的部分民众对本国左翼政府的失望情绪增加,民众抗议浪潮此起彼伏,持续不断。其中,对现状不满的新兴中产阶级常常成为抗议主角。

其三,美国明里暗里干涉拉美左翼国家的内政。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机构通过向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玻利维亚等反对派非政府组织和个人提供资助,唆使他们发动经济战、宣传战,进行各种抗议活动,进行颜色革命,企图推翻拉美左翼政府。美国还对拉美左翼政府采取分化瓦解的政策,在恢复和改善与古巴关系的同时,加紧对委内瑞拉的制裁与打击。如2015年3月美国发布政令,宣布委内瑞拉对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构成威胁。

其四,拉美右翼保守势力在美国和西方其他国家右翼政党和人士的支持下,对本国左翼政府和政党频频发起攻击。目前,在拉美一些左翼执政的国家,右翼力量相当强大。如在委内瑞拉2013年4月大选中,支持反对派候选人的选民占比为49.12%,在2015年12月国会选举中这一比例上升到56.2%。巴西劳工党虽然执政已十多年,但劳工党本身在国会中并不占多数。厄瓜多尔、玻利维亚虽然都是左派党执政,但右翼政党在本国重要城市和州(省)掌权。厄瓜多尔首都基多和主要城市瓜亚基尔均掌控在反对派手中。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和阿尔托、科恰班巴、圣克鲁斯重要城市的市长职位在2015年中期选举中被反对派夺取。

拉美左翼政党前景不必过忧

由于上述原因,拉美左翼政党普遍受挫并在一定程度上开始步入低潮。预计在未来一段时期,拉美政坛的钟摆可能继续向中右倾斜。因此有评论认为“拉美左翼政府走向终结”。

笔者对此不敢苟同。在笔者看来,由于拉美的社会矛盾依然存在,拉美左翼依然拥有较强的实力和坚实的社会基础,因此拉美政治版图不会出现整体右倾的状况。正如2015年12月出席在北京召开的中拉政党论坛首次会议的厄瓜多尔文化部长吉列尔莫·龙所言:“拉美的进步政治进程正在经历一个削弱的过程,但这并不意味着拉美左翼政府的终结。”应当看到,左翼政党仍在古巴、巴西、玻利维亚、厄瓜多尔、智利、尼加拉瓜、萨尔瓦多、秘鲁等拉美国家占据执政地位。在委内瑞拉,马杜罗还是国家总统,仍掌握行政权。即使在阿根廷,正义党在众、参两院中仍占多数,且在全国一半的省和不少市掌权。

左翼政党在拉美一些国家执政十多年来,在反对新自由主义、发展民族经济、扶贫、扫盲、开展免费教育和医疗等方面,以及在实施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促进拉美一体化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就,得到了民众的拥护和支持。尽管拉美左翼政党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只要他们认真反思自己的问题,采取积极态度应对严峻挑战,拉美左翼政党的前景还是光明的。比如在委内瑞拉国会选举失利后,委总统马杜罗经过反思后表示,是官僚主义和腐败使查韦斯派在国会选举中遭到失败,委执政党和政府将修正错误。经过一个时期的政策调整之后,拉美的政治钟摆仍有可能向中左回摆。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 徐世澄)

安康西服设计

成都定制职业装

侯马订制工作服

定制阻燃战斗服

相关阅读